重磅!吴亦凡都美竹间有个“第三者” 真相曝光

2021-07-22 22:01:34

近日,都美竹爆料知名男艺人吴亦凡性丑闻一事引爆舆论。双方也拿出诉诸法律、决一死战的劲头。7月22日,北京朝阳警方发布了有关调查的情况通报。根据警方的调查,2020年12月,吴亦凡经纪人以挑选MV女主角面试为由,约都美竹到吴亦凡家中参加聚会,都美竹酒后在吴亦凡家中留宿,两人发生了性关系。

让人意外的是,经过警方调查,这起风波竟牵出了一名诈骗嫌疑人刘某迢。他首先冒充被吴亦凡欺骗感情的女性骗取都美竹信任,获取都美竹手中的交往信息。接着以都美竹的名义与吴亦凡律师联系协商赔偿,最后再冒充吴亦凡工作室与都美竹协商赔偿,并在都美竹账户收到50万元转账后向都美竹索要退款。

都美竹和吴亦凡双方都没想到,在这场“战斗”中,竟然都被人骗了。

重磅!吴亦凡都美竹间有个“第三者” 真相曝光

资料图 吴亦凡/新华社 记者 郑焕松 摄

交往:

都美竹赴约酒后与吴亦凡发生关系

警方的调查首先证实了都美竹与吴亦凡确实有过一段交往。

2020年12月5日22时许,时任吴亦凡执行经纪人的冯某以挑选MV女主角面试为由,约都美竹(18岁,女)到吴亦凡家中参加聚会。

当晚,大家都交出手机统一保管后,都美竹与十余人共同玩桌游并饮酒。次日凌晨至7时许,其他聚会人员陆续离开,都美竹酒后在吴亦凡家中留宿,两人发生了性关系。

6日下午,都美竹在吴亦凡家中用餐后自行离开,期间两人互相添加微信。12月8日,吴亦凡给都美竹转账3万余元用于网络购物。此后二人保持微信联系直至2021年4月。

警方对双方交往过程的通报不长,但信息量不小。都美竹赴约前接到了MV女主角面试邀请。赴约时,都美竹已年满18岁,并非未成年人。警方没有认定存在“灌酒”行为,但都美竹的手机确实被收了。都美竹酒后留宿与吴亦凡发生了关系,还保持了一段时间的联系。

曝光:

网络炒作提升知名度

今年4月,吴亦凡不再回复都美竹消息后,都美竹向好友诉说自己受到了冷落。

6月,都美竹与好友刘某文(女,19岁)商议,在网上公开与吴亦凡交往过程。在后来警方调查时,都美竹表示曝光的目的是为了涨粉,提升自己的网络知名度。

随后,刘某文于6月2日以“刘美丽同学_”微博账号发布都美竹被吴亦凡“冷暴力”的博文,7月8日至7月11日,都美竹跟进发布了3篇炒作博文。

在都美竹曝光自己与吴亦凡的交往后,各路人员也嗅到了利益的味道,找上门来。其中一人是31岁的网络写手徐某。

7月13日,徐某主动联系都美竹,想帮她炒作。双方一拍即合。

办案民警表示,徐某根据都美竹的叙述等素材进行包装渲染,大笔一挥撰写了“决战”等10余篇微博文案。费心力写文案,徐某并没有收费,他看重的是长远利益:想把都美竹炒红,今后当都的经纪人。虽然文案中有些内容经过包装加工,但都美竹还是从7月16日起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上陆续发布这些文章,其个人微博也涨粉到400多万。

骗局:

一诈骗嫌疑人冒充身份骗了吴亦凡都美竹

随后的事态变成了都美竹与吴亦凡工作室的对撕。

都美竹微博晒出与吴亦凡工作室“北京凡世文化传媒”的沟通聊天记录、和解协议以及收到50万元的转账记录。都美竹认定这是吴亦凡给自己“下套”,想以敲诈勒索犯罪把自己送进监狱。随后表示已经陆续向吴亦凡方退款并宣布“决战”。

而吴亦凡一方也不甘示弱,直指都美竹造假,工作室根本没有“北京凡世文化传媒”的微信号,也从未收到都美竹退款,并已向警方报案。

双方都言之凿凿,晒出“证据”,到底谁在撒谎?警方22日发布的通报解释了这其中蹊跷。

根据警方通报,7月14日,吴亦凡的母亲向北京朝阳警方报警,称遭到都美竹敲诈勒索。朝阳警方当天便受理此案。在警方的调查中,这场风波的一个关键人物刘某迢浮出水面,他所扮演的角色更是出人意料。7月18日,刘某迢落网。

23岁的男青年刘某迢家住江苏南通,初中学历。今年6月,刘某迢看到都美竹和吴亦凡的网络信息后,突然产生了冒充相关关系人对涉事双方进行诈骗的想法。

刘某迢首先自称是被吴亦凡欺骗感情的受害人联系都美竹,要与都共同维权,由此赢得了都美竹的信任。他使用昵称为“DDX”微信号与都美竹联系,在声援都美竹的同时套话,并拿到了都美竹与吴亦凡部分交往情况信息、聊天记录等。

办案民警表示,拿到来自都美竹的第一手材料后,刘某迢开始向吴亦凡工作室发送电子邮件,声称只想解决问题,不想把吴亦凡搞成第二个罗志祥等。工作室看到后,将代理律师的联系方式发给刘某迢,以期沟通此事。7月10日,刘某迢仿冒了一个都美竹的微信号,打着都美竹的名义与吴亦凡方律师商量赔偿和解,达成了300万元的和解协议。

刘某迢的本意是借都美竹之名骗吴亦凡的钱,便将自己的账号以受害人家属的名义发给对方律师。但律师只认都美竹的账号。刘某迢不得已,又注册了“北京凡世文化传媒”的微信号,以吴亦凡一方的名义与都美竹联系,要来了都美竹的账号发给吴亦凡律师,并将律师拟定的和解协议转发给都美竹,希望达成这300万元的和解赔偿。

7月11日,吴亦凡的母亲为了息事宁人,先给都美竹的账号打入50万元。

钱进了都美竹的账户,刘某迢忙活半天一分钱没拿到怎么能甘心?警方表示,为了骗钱,刘某迢继续冒充都美竹,向吴亦凡律师索要剩余250万元未遂。而都美竹在看到协议后,认为是圈套也拒绝签署协议,刘某迢随即想到了新法子。他以吴亦凡工作室人员名义跟都美竹联系,说不签协议就要退还50万元。都美竹同意退款,刘某迢将自己的支付宝账户更名改姓,伪装成吴亦凡律师的账号提供给都美竹。都美竹自以为退还给吴亦凡的18万元其实都进了刘某迢的账户。

后续:

警方调查仍在进行

至此,都美竹与吴亦凡工作室互相指责的真相大白。原来,在今年6月都美竹曝光与吴亦凡的关系后,都美竹与吴亦凡及其工作室根本就没有直接联系过。刘某迢冒充受害人、都美竹与吴亦凡律师及工作室,周旋于都美竹与吴亦凡之间,诓骗双方,目的就是诈骗钱财。直至警方通报前,都美竹与吴亦凡都被蒙在鼓里。

警方通报,刘某迢被抓获后,对其诈骗事实供认不讳。目前,刘某迢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而针对网友关心的吴亦凡是否诱骗多名女性发生性关系,以及二人交往过程中及网络互曝的有关行为是否涉嫌违法犯罪,警方正在调查中。如构成违法犯罪,警方将严格依法处理。

(原标题:重磅!吴亦凡、都美竹间有个“第三者”,真相曝光)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孙莹

本文由第六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d666.net/lishi/291881.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