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田施政演说:“听君一席话 如听一席话”

2021-10-11 10:02:32

原标题:岸田施政演说:“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潘妮妮]

10月8日,岸田文雄作为第100届首相发表施政演说。

当然,我们首先会关心施政演说中对中日关系是什么态度。而演说中也提到了这个话题,但仿佛又没有提到。因为使用的都是“要建立稳定关系很重要”,“日本要与‘普世价值’国家合作”,要对中国“坚持该坚持的主张”,要求中国“负责任”,但同时又要与中国就各种问题“合作”。总之就是很“艺术”地日语表达方式了,什么都说到一点。但落实到具体政策上,估计还是老的路线惯性不变。

日本自民党新任总裁岸田文雄出任首相(图源:路透社)

日本自民党新任总裁岸田文雄出任首相(图源:路透社)

众所周知,岸田文雄在担任外交与防卫部门官职期间,对华态度是比较激烈的,而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的表达也比较地有“进攻性”。但一旦坐在日本首相的位置上,就不可能真的去明确对华关系这样的“长期战略”,只能先估计短期内的稳定。

至少单从就职演说的内容可以感觉到,岸田政府暂时还没有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可能稳定执政的长期政府,而是一个基盘不稳、需要照顾各方力量的潜力政府。演说里首先考虑的,应该是在即将到来的众议院选举中维持自民党及其执政盟友的优势。所以就重点考虑三点:首先,表面上强烈表明自己与前两届政府在精神气质上的差异。其次,实质的政策内容和政策惯性不变。最后,要同时兼顾日本保守派和自由派的意愿,这就直接导致了我们前面说的岸田对华关系的表态——看上去什么都说了,但其实又什么都没说。

那我们一点一点来说。

首先,岸田文雄强调自己在精神气质上与两位前任不同,强调自己擅长“聆听”,善于与国民沟通,而不像两位前任那样“强势”。近日日本有个新闻,说是确认不会因为“赏樱会”事件起诉前首相安倍晋三。这个“赏樱会”,简单粗暴地来说,就是媒体报道安倍组织团体,名为“赏樱”交流,实为权钱授受。这个风波的影响从2019年断断续续地延到今天。后来在上一次安倍政府的末期,又引发了抗议政府人事安排的事件,也有日本人认为这是导致安倍辞职的导火索之一。

而在菅义伟政府时期又出现一个类似的事件,就是政府和咨询机构“日本学术会议”在人员安排上的冲突,也闹出了舆论风潮。加上菅义伟在塑造媒体形象上也甚不给力,所以为了接下来的选举,自民党自然急切地想要摆脱这种“秘密政治”、“拒绝沟通”的形象,强调新政府和新首相的开放、透明气质。包括副首相麻生太郎在近日的政治活动中也继续发挥毒舌能力宣称,自己与前首相菅义伟脸都长得不行,看着就要和人干架,还是岸田文雄英俊帅气,讨人喜欢。

其次,由于要强调自己人格、精神气质与前任不同,要张开双臂和国民沟通,所以岸田就职演说中,有大量充满情感修辞的表述,很有“艺术性”。但与此同时,实际的政策主张内容部分则显得比较空洞,关键的经济与防卫政策基本延续了前两任政府时期的惯性,亦有在野党讽刺为“重复翻版”(三番煎じ)。

有日本媒体做了个菅义伟与岸田文雄就职演说的词频比较,发现有两处用词频率的显著差异。一处是“数字化”(菅义伟7次,岸田2次),一处是“改革”(16次,0次)。数字化比较好理解,这是菅义伟政府已经搭好架子的一个政策体系,包括建立“数字厅”和推行一系列的规则法案,这是菅义伟尽力拼政绩的一个领域,而非岸田所擅长。而尽管“改革”这一动词在岸田的演说中没有出现,但是却有17次出现“新的”这个形容词(菅义伟有5次),包括“新资本主义”、“新社会”、“新时代”等。

2020年10月26日下午,菅义伟在众议院全体会议上发表施政演说(图源:日经中文网)

如此对比显著,也许可以说,是因为“改革”这个词已经被前任们过度使用,国民厌倦,缺乏新意,因此要做一个刻意的回避。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改革”总要涉及“改革什么”的具体问题。而作为形容词的“新的”则提供了一种情感愿景,构造了一种浪漫,但无须涉及实际问题的个体献身感。例如岸田的施政演说中有以下涉及“新的”的修辞:

——“我要与国民共同跨越这国难,开创新时代,为了让下一代继承一个心灵丰富的日本,奉献我的全部身心。这就是我的觉悟。”

——“创造一个让所有的人都感觉到生存意义的新的社会。”

而岸田文雄施政演说的结尾,也反映出这篇演说高度重视“情感到位”的“心灵震撼”,高于陈述一个具有具体内容的目标。作为对比,菅义伟演说的结尾是:

——“打破行政层面的碎片化、既得利益,以及不好的惯例做法。全力推动体制改革。实现‘为国民服务的内阁’的改革,创造新的时代。”

这里也用了“新的时代”措辞,但有具体目标内容。而岸田文雄则以一句“非洲谚语”来做了一个形式上富有“文学性”的结尾。使用非洲谚语这点也被很多日本媒体积极报道。文案的撰稿者显然想要通过形式上“国际化”与“陌生感”给大家带来沉醉于其中的情绪。岸田的结尾是这样的:

——“如果只是想走得快就自己一个人前进,如果想前进得远,就需要大家一起走。一个人走也许可以较快到达目的地,但拥有了伙伴,就能够前往更遥远、再更加遥远的地方。我相信日本人的潜力。没有不会到来的黎明,国民一起携起手来,踏出面向明天的一步。”

我一定是在读什么漫画。

与文章中充沛的激情相比,其中包含的政策内容又会觉得没有什么分析的空间,与之前相比并没有显著“新”的东西出现。例如,和菅义伟政府一样,“新冠”仍然占据演讲的中心位置。岸田演说中宣称,新冠是“最吃紧最优先的课题”,“期望万全的对应”,“认真说服国民接受”政策,“为最糟糕的事态建立应对预案”,等等。这个部分除了吸取菅义伟政府“没能好好沟通”的教训外,似乎也未能展现出新的具体措施。当然今天东京的确诊数量非常少,或者也不需要具体政策,只要保证疫苗供应就好。这应该也是新政府所希望的。

此外,在其它的内外政策上,也基本可以看做是安倍长期政权以来的延续。岸田文雄虽然提出了“新资本主义”这个概念,宣布设立“新资本主义实现会议”。但基本的增长、分配与“经济安全”政策和“安倍经济学”并无差异。这就让一直批判安倍经济学扩大了贫富差距的在野党尤其不满。在对外关系上,岸田演讲强调的是强化日美同盟,同时提到加强与中国“对话”,既不具体,也让寄望他对中国采取更强硬措施的政治力量感到略有失望。

最后来说,在外交和防务政策上的姿态,似乎岸田相对于总裁竞选时,显得要“稳健”了一些。一方面仍然表现出要强化日美同盟,同时对中国及东北亚地区国家采取“强硬”的姿态,但另一方面又避免做出明确的“强硬”措施承诺。从这点看,“当上总裁就(至少暂时)稳健”,这个日本政治的传统规则倒还没有彻底风化。

关于外交和安保,岸田强调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和安全保障政策的基轴,日本政府将灵活运用与美澳印间的四方合作。(图源:新华社/法新)

关于外交和安保,岸田强调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和安全保障政策的基轴,日本政府将灵活运用与美澳印间的四方合作。(图源:新华社/法新)

如前文所说,一个新上任的首相要面对马上就要到来的众议院选举,同时又因为新冠疫情的干扰无法准确把握选民态度的变化。这种时候,比起积极的表态,还是暧昧的“端水”对维持政治生命更有益。因此我们在岸田的演说中,可以看到对“保守派”和“自由派”态度的兼顾。例如,岸田文雄强调自己是“广岛出身”,对原子弹爆炸表示“哀悼”心情,但同时又不表明自己对日本利用核能的明确态度。这就是对两边“端水”。

更为突出的是说到“应对敌国导弹攻击”的防卫问题时。总裁选时岸田曾比较明确表示,保有“敌基地攻击能力”是一个“有力的选项”。但就职演说中提到这个问题,则是将政府的政策定位于“包含构筑更有效措施的导弹防御能力”,又从清楚的日语变成了“艺术”的日语。不表示是否立即采取实质措施,既给保守派以“期待”,又不给自由派激烈批判的理由,最大限度地降低了舆论风险。

其实归根到底,从施政演说看日本新政府的政策,似乎就是“充满煽情,一切照旧”八个字可以概括。要看岸田政府的新“战略”思维,大概至少还要等到众议院选举结束之后。

本文由第六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d666.net/lishi/307148.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