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卫生系统涉案5000万?中纪委:斩断黑色利益链

2021-10-11 12:15:19

原标题:医疗卫生系统涉案5000万?中纪委:斩断围猎与被围猎的黑色利益链

广西来宾医疗卫生系统窝案涉案5000余万元,76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纪委监委向全市党员干部发放《来宾市以案促改警示教育读本》。书中,来宾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周方等人大搞医药、器械采购利益输送终陷囹圄的典型案例,引发党员干部深刻反思。

周方案并非个例。据统计,广西纪检监察机关“十三五”以来共立案查处医疗卫生系统案件4000余件,其中涉及各级医院和乡镇卫生院的约2500件。被查处的党员干部普遍存在“靠医吃医”问题,他们往往利用职务便利,在医疗设备、药品、耗材采购等方面谋取利益,严重违规违纪甚至涉嫌职务犯罪。

为什么医药购销环节会成为医疗腐败的“重灾区”?背后有着怎样的利益链?如何以强监督促强监管,推动进一步完善制度、促进治理?

一起绑架案牵出黑色利益链,来宾市人民医院原院长收受近20名医疗行业商人财物

不久前,来宾市医疗卫生系统发生了一起腐败窝案串案——当地最大的公立医院来宾市人民医院前后两任院长周方、杨文彬接连落马,当地医疗卫生系统76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而牵出这一黑色利益链的关键性线索,竟然是一起绑架案,被绑架的正是来宾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周方。

2017年2月,三名劫匪为谋取财物,将周方绑架至山洞,逼迫其“交代问题”。在劫匪威逼下,心虚的周方写下了一份包含其违纪违法事实的“交代材料”。虽然案发后这份“材料”被劫匪销毁,却成为来宾市纪委监委掌握周方受贿证据的关键线索。

“我们了解到周方在‘材料’中提到收了湖南长沙某药商的一部车,价值20多万元。”来宾市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吴任光告诉记者。根据该线索,该市纪委监委干部随即前往长沙等地调查,查实周方曾在2014年11月授意商人欧阳某某帮其购买了一辆进口红色越野车,实际价格为47万元。“我们有理由怀疑周方是受贿了。”

2018年3月20日,来宾市纪委监委对周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经查,2003年至2018年,周方在担任来宾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院长、正处级干部期间,先后收受财物共计1810.6万元,另有939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调查初期,工作人员并未在周方的银行存款账面上发现异常。原来,周方将收受的绝大部分财物分别以现金、银行卡等保管在5人处,其中有3人为医疗器械商。审查调查发现,周方收受近20名医疗行业商人财物,主要违纪违法行为发生在药品、医疗耗材、检验试剂及医疗器械等采购过程中。2019年5月20日,周方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6个月,并处罚金400万元。

10%回扣成“行规”,暗中通报、明招暗定,招标采购规章制度形同虚设

医疗器械商晏某是为周方保管涉案财物的商人之一。从送烟送酒送钱,到为周方儿子处处打点,晏某费尽心思投其所好、长期经营,深得周方的信任。

2005年至2011年,周方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晏某所在的医疗器械公司销售耗材、小型设备提供帮助,晏某按照结算款10%-20%的比例多次送给周方共计180万元。“这种政商关系肯定不是良性的,但大家都这么做,潜规则就是这样。”晏某说。

几乎在同一时期,医疗器械商李某、龙某、伍某等人都按成交价的10%,分别送给周方134万元、188万元、363万元。

“2011年初,来宾市开展新一轮药品医疗器械招投标,一个标的要选取10个供应商投标。当时就有人写了举报信,指出回扣是按10%给,按15%给的也有,只有内部人懂,相互之间应该是通气的。”吴任光说。

这些巨额回扣是如何完成交易的?这样的潜规则背后又藏着怎样的黑色利益链?

2011年前后,因担心被查,周方将晏某送给他的180万元暂交给晏某保管。但后来晏某将这些钱用于购买股票、偿还货款,无法退还周方,两人关系由此破裂。

接替晏某担任周方“私人管家”的商人是他的老乡——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欧阳某某。周方每次回乡,几乎都由欧阳某某出资接待。2013年,为掩人耳目,周方向欧阳某某提出,以后送钱不使用现金,换用纸条计数方式让欧阳某某代为保管。

2008年至2016年,周方多次提前向欧阳某某透露来宾市人民医院要采购的医疗设备参数、品牌、价格等内幕信息,帮助其获得销售血泵、光电监护仪等医疗设备的业务。作为提供关键内幕信息的回报,欧阳某某先后送给周方好处费共计157.3万元。

“医院科室会先提出设备的采购计划,经过内部程序讨论决定后,最后还要设备科和相关科室提出一个方案,说明想要哪个品牌。”正如周方所说,尽管来宾市人民医院在医疗设备招标采购方面存在相关规章制度,却形同虚设。每次招标前,周方都会向关系密切的商人暗中“通报”设备参数、预算价格等信息,并要求相关科室按照这些商人代理厂家的设备参数“量身定做”采购标准,隐形决定中标供货商,再从中收取巨额好处费。

院长拿大头,科长拿小头,上行下效严重破坏医院政治生态

明招暗定的做法,使医疗设备采购公开招标变成“走过场”。而公开招标则成了周方等人权力寻租的“遮羞布”,上演着一手买设备,一手收回扣的腐败交易丑剧。为使这些医疗设备顺利中标进入医院,代理商行贿时通常是“院长拿大头,科长拿小头”。

“行贿人买通哪个领导,下面的人也要同时买通,否则有可能会被举报。如果科室的人也搞定了,大家都有利可图,事情做起来就顺理成章。”来宾市纪委监委第八审查调查室主任黄敏炜说。

医疗设备采购中标以后,代理商为维持长期业务,从院长到分管副院长,再到科室主任、临床医生,都要一一打点,否则医院可能很快就少用甚至不用这一设备,后续订单也难以保证。“打个比方,64排CT生产后,需要运用此设备的医生必须去学习培训,不跟他们搞好关系,有些就不好好学,回来也用不了,所以商人都会从下至上打通这个关系。”黄敏炜说。

“这个行业的特性决定了代理商的‘围猎’不是一天两天,被‘围猎’者也不是一两个人,而是要把这条关系打通下去,打得越深越宽,对代理商越有利。”该市纪委监委第九审查调查室主任何湖告诉记者。

在周方的影响下,来宾市人民医院部分领导干部甘于被“围猎”,把手中权力当作谋取私利的“收割机”,这种畸形的上行下效像瘟疫一般在来宾市人民医院蔓延开来,医院政治生态被严重污染。原副院长徐某某甚至在周方被市纪委监委留置的当天,仍收受他人贿赂5万元,12天后继续收受贿赂15万元。

“上梁不正下梁歪。周方这个‘班长’大钱也要、小钱也拿,生活作风又有问题,下面就觉得领导都能这样,为什么我们不能。”黄敏炜说。2019年,后任院长杨文彬被查,直言“当时我做副院长,他做院长,根本不给我什么机会,我明知道他拿这些钱,到我时为什么不拿?”

本应以守护生命为职责的医院,潜规则却大行其道;本应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医生,心思却花在谋取私利上。最终,周方一案的查处牵出数案,涉及几十人。截至目前,来宾市纪委监委共查办周方系列案违纪违法人员40余人,涉案金额5000余万元。

坚持“三不”一体推进,以强监督促强监管,不断加强和完善医药购销领域腐败问题治理

涉案金额居高不下,腐败利益链条环环相扣,关键岗位关键环节频频失守……医药购销腐败不仅破坏医院政治生态,也导致药品和医疗耗材价格虚高、医疗费用增长过快等问题,损害了群众切身利益。

“医药购销腐败问题易发多发,败坏了医疗卫生行业形象,加重了群众看病就医负担,也影响了医药产业健康发展。”来宾市医疗系统一名公职人员感慨。以查办周方系列案为契机,该市纪委监委督促市人民医院深化以案促改,制定物资采购与招投标监督管理办法等,规范“三重一大”议事程序,仅否决不合规发放津补贴一项就节约资金1000多万元。

记者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卫生健康委纪检监察组了解到,今年以来,该组重点督促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医保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单位切实履行行业监管职责,大力整治医药购销腐败问题。

国家医保局探索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将医药商业贿赂等行为列入失信事项清单。截至目前已有近70家企业因失信违约行为被采取约束措施。今年1月和6月,国家医保局分别就药品、高值耗材集中带量采购出台指导意见,推动工作常态化制度化开展。

4月,国家卫生健康委等9部门印发《2021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5月召开部际联席会议,督促相关部门担负起行业治理责任,严厉打击回扣问题,全面构建“亲清”医商关系。8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出台《全国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廉洁从业行动计划(2021-2024年)》,集中开展整治“红包”、回扣专项行动。针对当前行业不正之风新情况新动向,国家卫生健康委修订完善《加强医疗卫生行风建设“九不准”》,促进医务人员廉洁从业。

驻国家卫健委纪检监察组有关负责人介绍,将坚持“三不”一体推进,以强监督促强监管,不断加强和完善医药购销腐败问题治理。

严惩戒、治乱象,强化不敢腐的震慑。积极构建纪检监察机关、司法机关与行政执法机关协同联动、齐抓共管的联合惩戒机制,健全重大案件协商协作、联合执纪执法、信息通报、线索移送等制度,实现党纪政务处分、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无缝衔接;进一步完善信用评价制度,对违法违规医药企业实施失信联合惩戒。

促改革、强监管,扎牢不能腐的笼子。持续深化医药招采改革,以集中带量采购有效挤压药品、耗材价格虚高空间,切断购销黑色利益链;积极推行医药购销“两票制”改革,有效减少流通环节;推动医疗机构健全药品、耗材、设备院内准入机制,强化对医院、科室“一把手”的权力制约;加强医疗服务价格监管和基金监管,严格规范医疗服务行为。

正行风、树医德,增强不想腐的自觉。大力弘扬新时代医疗卫生职业精神,传承高尚医德医风;加强纪法宣传和警示教育,筑牢拒腐防变思想道德防线。

“医药购销腐败问题牵扯面广、涉及利益大、成因复杂、治理难度大,必须以更加坚韧的定力、更加有效的举措,驰而不息、综合施治,推动实现医药购销领域的生态重塑。”该纪检监察组有关负责人表示。

本文由第六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d666.net/lishi/307212.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