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多地野猪泛滥 捕猎队队员“不敢打也打不过”

2021-11-19 16:07:37

原标题:四川多地野猪泛滥 猎捕队:4万多买的猎犬用一次就报废

封面新闻记者 王祥龙 周洪攀

11月9日清晨,四川北川羌族自治县禹里镇庙坝村笼罩在晨雾里。村民邹明清来到山间黄连地,眼前的一幕让她气血上涌:近8亩的黄连地,被野猪糟蹋破坏,损失超过2000元。在对野猪一阵咒骂后,邹明清转头下山,请人补种。

在村民们的印象中,最近三年来,当地野猪出没频繁。特别是今年,庙坝村几乎家家都遭到了野猪的偷袭。

图片

追踪和围斗野猪的猎犬

近年来,随着封山育林以及野生动物保护法有力实施,再加上野猪繁殖能力强,短短十几年时间里,四川山区野猪数量呈几何倍数激增。巴中市通江县公布数据显示,2020年,该县境内野猪数量,就超过两万头。

封面新闻记者在四川多地走访调查发现,野猪频繁出没背后,不仅有着村民因保护动物“不敢打也不过”的无奈,也有政府“买单”给农作物投保、保险公司却不愿承保的尴尬,更有四川全省仅有一支完备捕猎队的困局。

野猪出没带来的无奈、尴尬与捕猎困局,在四川多地几成常态。目前,四川省已在绵阳市北川县,广元市青川县和朝天区,以及巴中市通江县开展野猪致害防控试点工作,哪一个试点县区能率先试点出可全省推广经验?令人期待。

图片

捕猎队队员“不敢打也打不过”

北川禹里镇庙坝村,地处龙泉山脉深处,山高林密,气候宜人,这里出产的黄连品质好,声名远播。黄连,这种需要林下种植的药材,五年一熟,每亩可为村民带来收入3万元。

邹明清家里的黄连有4亩,已经种了两年。由于今年5月遭遇过一次野猪毁苗,尽管山高路远,邹明清也会将上山的频率从一周调整到两三天一次。11月9日清晨,晨雾中走近自家黄连地的邹明清,被眼前一幕搞得气血上涌,惹不住破口大骂。

眼前,被野猪拱出来的黄连苗“翻了身”,叶子耷拉在泥土上,根须朝天,没了生机。根据邹明清初步估计,近8亩黄连被野猪破坏,其中有4亩多地,已经长了一年多接近两年的黄连被毁,其余刚培育出来的黄连苗也被破坏。

图片

进山搜寻

今年五月,这里也曾被野猪毁过一次。两次请人补苗,人工费用就花了2000多元。请来帮忙补苗的村民,见到邹明清家的遭遇,也帮着她咒骂野猪。可闯祸的野猪,早已消失在了树林中。

面对野猪破坏,村民们不是没有想过办法,但由于野猪是保护动物,村民只能通过吓唬的方式来阻止。

62岁的村民李发清,从去年开始就饱受野猪祸害之苦。据他统计,去年上半年,家里的上千斤的魔芋种,全被野猪拱了出来。野猪只吃魔芋的根须和叶子,而露在外面的魔芋全被冻死了,原应该收1万多斤的魔芋,结果只收了500多斤,仅魔芋损失这一项,就达1万多元。

李发清试过将甩炮绑在玉米上,野猪咬响鞭炮后便跑回山里。可当野猪发现鞭炮并没有特别大的威胁时,又去而复返。此外,野猪还会挪窝“偷袭”,这里破坏一点,第二次又换地方。

图片

观察情况

野猪不但毁坏庄稼,而且还伤到当地的村民。

今年3月23日,北川县白坭乡的66岁老人马久玉,在自家林地干活时,被野猪袭击,导致全身多个部位受伤。老人被野猪撕咬后,用尽最后的力气拨打了电话给家人,家人赶到现场时,发现老人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身上血肉模糊。

野猪为祸,可是村民不能去打,而且也打不过。一只小野猪的冲击力,就足以让成年村民受伤。那么,村民们的生计怎么办?

当日,遭遇野猪破坏黄连地的邹明清,向县野生动物保护中心投诉了野猪毁坏庄稼的事。此前,北川县相关部门就已经决定采取应急处置措施,邀请到专业猎捕队来对付野猪。

全川仅有一支捕猎队

一份盖有北川羌族自治县自然资源局公章的邀请函显示,2021年,北川多地遭遇野猪破坏庄稼,邀请江油市万宝野生动物专业捕猎救助中心启动应急处理,对致害野猪进行捕猎,落款时间为今年9月27日。

一个多月后的11月11日、12日,江油万宝捕猎救助中心应邀而来,带着北川两个月前新成立的西羌护农猎捕队,对致害野猪进行应急处置。

图片

进山

11月12日早上,北川羌族自治县西羌护农猎捕队副队长吕永奎牵着两头嗅味犬,等候在禹里庙坝村村委会,准备与上山的捕猎队进行汇合。当他与山上的捕猎队员联系时,得知村民在野猪毁坏的地里放了羊,根本无法嗅到野猪的味。捕猎队决定,到另一个出没点去搜寻。

上午9:30分,捕猎队返回村委会后,又开着越野车翻过村后的山顶,到另一野猪出没点进行搜寻。为了追捕到野猪,捕猎队员兵分3路,并各带两只猎犬赶往野猪的出没地。“猎犬不但起到示警的作用,而且还可以与野猪进行撕咬。”吕永奎说。

图片

关注猎犬动态

上午11时许,中路捕猎队在一处山坳里寻到野猪的足迹。“猎犬在不停地叫,应该是找到野猪了。”吕永奎联系上队员后说,由于野猪出没的地方是一片浓密的树林,队员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而在队员围过去的时候,受惊的小野猪四处乱窜,结果整个野猪群就炸了锅,往另一座山后面的李家坪奔去了。

搜寻还在继续,吕永奎不时从对讲机里听到捕猎队的信息。“李家坪一块萝卜地里的萝卜,全被野猪毁了。”“应该就是刚从山坳里跑过来那一群,大大小小有20多头。”

吕永奎说,有些时候,看得到野猪不一定就能打得到。“11号那天虽然打了一头野猪,但我们损失了一只价值4万多元的猎犬。”

图片

捕猎队的猎犬

11月11日上午,捕猎队应北川野生动物保护中心邀请,到北川县曲山镇东溪村对致害野猪进行处置。刚到后山时,就听当地村民反映一个村民被野猪困住了。被困的村民爬上一棵树后,不停地打电话求救。

捕猎队放出猎犬,向被困村民赶过去。“听到唰唰声响后,我们该围的围,该堵的堵。”吕永奎说,头犬“红虎”和另外几只猎犬就冲过去。“10分钟不到,就听到猎犬的惨叫声。”这明显不像猎犬斗野猪所发出地声音,应该是野猪伤了狗。吕永奎他们跟过去看到,头犬“红虎”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整个屁股都被咬烂了。

图片

被野猪拱伤的猎犬,已经奄奄一息。

现场,另外几只猎犬正围着一头大野猪,不停地进行撕咬。“野猪看到我们后,抬起头准备向我们冲过来。我们队员借着野猪抬头的机会,一枪毙命。”吕永奎说,“红虎”是他们前一段时间花4万多元,刚买回来的猎犬。“没想到一次就报废了。”事后,队员们将牺牲的“红虎”安葬在山上,并将击毙的重达280斤的野猪进行了无害化处置。

为何北川成立了自己的捕猎队,还要邀请江油的万宝救助中心来帮助进行应急处置?因为万宝救助中心人员、车辆、猎犬、猎枪、通讯定位设施齐备,是全川唯一一支完备的捕猎队。

“我们北川羌族自治县西羌护农猎捕队成立了,队员也到位了,但枪支许可证一直没有批下来。”吕永奎说,野猪泛滥,村民的损失还在不断增加,“我们没有枪,仅靠几只猎犬冲上去,不是去打野猪,而是去送死。希望有关部门能给我们颁发枪支许可证,早一天能买回猎枪,就早一天为村民挽回损失。”

图片

指挥人员围捕

此种困惑,不止北川。通江县野生动物保护中心主任李斌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通江林业部门共申报了6支捕猎队伍,对其中力量最强的一支队伍重点支持。“希望能为他们申请到枪支。没有枪,对野猪捕杀来说可能就更难了。”

不敢承保的保单

因为野猪致害一事。北川县积极邀请江油这一支完备的猎捕队,前来进行应急处置。仅是今年,已经4次邀请他们到北川护农,直到11月11日,江油这支猎捕队才有了“档期”。

此外,2021年,北川县财政出资15万元,购买了野生动物公众责任保险。截至10月底,保险公司已理赔案件223件,赔付金额20余万元,包含白坭乡马久玉的医疗费用及伤残赔偿7万元,而保险期限还未截止。

封面新闻记者从保险公司相关人士处获悉,魔芋等蔬菜和黄连等药材,经济价值高,相对来说承保的保费额度,也会非常高。而像北川禹里镇庙坝村的这种情况,一般来说是不敢承保的,即便有高额保费。因为野猪泛滥的原因,黄连很容易出现损失,兑付赔偿将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北川县相关负责人也告诉记者,无论是支持捕猎队的工作还是为经济作物支付保费,对于目前的地方财政来说,均有不小的压力。

今年7月,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把绵阳市北川县、广元市青川县和朝天区以及巴中市通江县纳入野猪致害防控试点县。对正在危及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进入市区或人口密集区的野猪,按照应急处置原则采取有效措施控制或消除危害,必要时可以击毙。

本文由第六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d666.net/lishi/314641.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