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井下的万里“长征”

2021-11-24 12:18:22

黑暗密闭、含氧量低、体力消耗大……这是在矿井下作业的特征,面对诸多风险,每一次矿井下的安全监察就像是一场“长征”。

在与煤矿打交道的20来年里,身患眼疾的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山东局执法一处(原山东煤矿安全监察局鲁东监察分局)张在贵仅在矿井下的征程就达8万余里,比3次“长征”的路线还要长。他说,“一切都是为了矿工的安全。”

日前,在全国应急管理系统先进模范和消防忠诚卫士表彰大会上,张在贵与另外7名同志一起获得了“全国应急管理系统一级英雄模范”称号。同时,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大同监察分局与另外98个集体也一起被授予“全国应急管理系统先进集体”称号。

作为一支“煤监铁军”,这支队伍所在辖区的煤矿连续5年未发生较大以上事故,2020年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较5年前分别下降80%和96.3%。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大同监察分局党总支书记王晓军介绍,这个仅有16人的队伍,5年来共查处各类煤矿安全隐患约1万条。

“给隐患开绿灯就是给生命亮红灯”

2001年,是张在贵进入煤矿安全监察事业的第一年,就遇到了一起重大安全事故。

当年12月,张在贵所在辖区的一座煤矿发生煤尘爆炸事故,造成16人遇难。当时,张在贵和其他同事第一时间抵达现场进行救援,现场的惨状让张在贵特别触动,他下定决心,“矿工面临的生命安全问题一定要下大力气解决。”

无论是监察,还是执法,张在贵都是“只认法不认人”。

在一次安全监察时,他发现当地一座煤矿爆炸材料的账目不清,负责人含糊其词。他判断,该矿有隐瞒井下作业地点的嫌疑。于是,不顾矿企阻拦,下井检查,历时5小时徒步10多公里,最终发现了隐瞒的作业地点。

当时,矿长请张在贵“高抬贵手”。张在贵态度坚决:“跟你一个人讲了感情,就等于和一大帮矿工兄弟不讲感情。”企业被处罚120万元,这也是山东煤矿监察史上第一张超百万元的隐患罚单。

矿企对“罚单”十分认可,并“照单全收”。在张在贵看来,真罚才能对有问题的企业起到震慑作用。

像这样的监察只是张在贵3000多次矿下监察的一个缩影。这些年来,他查处的安全隐患有1万多条,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

过去,大同地区煤矿呈现“多、小、散、乱”的特点,安全事故多发。2000年左右,大同有600多座煤矿,每年发生几十起事故,遇难人数上百人。2006年5月18日,大同一座煤矿发生透水事故,致56人遇难。

于是,大同监察分局在科学、精准监察方面下了“狠功夫”,创新开展集中监察执法、重点监察执法、约谈式监察执法、专家会诊式监察执法等,打出一系列组合拳,煤矿重特大事故得以遏制,煤矿安全生产形势持续好转。

今年前三个季度,这支队伍查处的重大隐患就有29条,去年全年才18条,有效防止了煤矿安全事故。其中包括个别煤矿井下瓦斯浓度超限仍在作业,有的煤矿水害防治不到位,以及顶板管理存在问题等。

今年6月,大同监察分局的煤矿事故风险分析平台监测到辖区一矿井回风巷瓦斯传感器异常报警。于是,分局立即派人赴现场核查,并严厉查处了该矿违规排放瓦斯的危险作业行为,事后,该矿矿长被撤职,20多人被追责。

“通过科学监察及时发现问题,查缺补漏,漏洞补起来了,问题就没了。”经过多年整治,事故起数和遇难人数也在大幅下降。王晓军介绍,截至目前,大同已经连续17个月未发生任何煤矿安全事故。

两次成功救援

“搞安全工作的人好像有职业病一样,有一点情况,就会认为不正常。”一次会议上,张在贵正在部署安全工作,一个矿长接了电话便离开了,这引起了张在贵的警觉。他立即带队前往该矿,发现矿下发生了透水事故。

据了解,相邻的已经关闭的矿井下水位上升,大量老空水突破两矿间的防隔水煤柱进入正在生产作业的矿井。当时,井下还有150名矿工仍在作业,水从上往下灌,而矿工们撤出的通道则是自下而上,情况十分危急。

企业相关负责人还想保住矿井,仍让矿工在井下再安装排水设备。张在贵却坚持“生命第一”,“不要再抢(排水)了,立即把井下所有人员撤出来。”并立即下达“停止井下一切工作,撤出井下所有人员”的执法指令。

当矿工撤出后不久,矿井就全淹了,由于撤退及时才避免了一起群死群伤的重大事故。

王晓军他们也遇到过很多类似情况。近些年,不少煤矿事故的发生与顶板管理差有很大的关系。王晓军解释,顶板隐患大都比较隐蔽,有些从外部根本看不出来。

去年4月14日,大同的一座煤矿就发生了顶板涉险事故,5名矿工被困井下。接报后,大同监察分局的全体监察员第一时间奔赴现场,下井进行勘探,出具救援方案,经过30多小时的救援,5名矿工成功脱险。

无论是张在贵,还是对于大同监察分局的监察员们来说,像这样勇于担当作为,敢于提前发现风险、努力参与救援,成功让矿工们避险或脱险的例子并不鲜见。

奋力书写矿山监察事业“新答卷”

“枕戈待旦”是他们的常态。无论是张在贵的办公桌前,还是在王晓军的办公室里,都常年放着行李箱和工具,以便接到任务随时说走就走。

对于每一次监察,张在贵都历历在目。他说,因为每一次都是用心检查,不记得是不行的。

事实上,他的左眼视网膜脱离、右眼视网膜有多条裂缝,去年下半年,55岁的他右眼也因劳累及病变影响,看东西模糊不清,单位一直建议他调离一线,他说,自己还能继续干,还要坚守在一线,“还是放心不下矿工兄弟们。”

张在贵欣慰地看到,有不少年轻人不断加入矿山监察事业。他说,年轻人应该有理想、有作为,从身边的小事做起,不断沉淀自己,一点点往前走,扎扎实实地工作,只有经过不断历练,才能成长起来。

王晓军看到,这些年煤矿发生了很大变化,很多煤矿都在向智能化矿山发展,安全基础保障能力在不断提升,这些年煤矿安全形势也在不断变好,矿工中不少人是年轻人,矿工的收入增加了,幸福感也明显提升了。作为“煤监人”,他十分欣慰。

王晓军表示,下一步将会继续努力,奋力书写矿山监察事业的“新答卷”。将继续鼓励煤矿采用先进合理的劳动方式。比如一些煤矿取消了夜班,改变了过去24小时连轴转的模式。因为,夜间矿工很容易犯迷糊,安全风险明显加大,这一做法消除了很多事故隐患。

同时,也将继续推动煤矿企业建设智能化矿山。当前,大同的个别煤矿已经实现了少人化甚至是无人化作业,这对矿工的生命也是一种保障。

本文由第六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d666.net/lishi/315379.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