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评特斯拉一季报:好得令人哑口无言,唱衰者也上调目标价

2022-04-22 15:28:49

在全球多地新冠疫情反扑、汽车业饱受供应链问题困扰的今年第一季度,特斯拉依然交出了比华尔街预期更亮眼的成绩单:营收和盈利远超预期,汽车业务利润率增至32.9%并创新高。

特斯拉到底有多强?华尔街见闻总结发现,公司已连续5个季度营收超过100亿美元大关,连续3个季度营收创单季历史新高,连续11个季度实现正盈利,连续5个季度EPS每股盈利创历史新高,调整后净利润连续5个季度超过10亿美元,连续3个季度汽车业务毛利率超过30%。

有人感叹特斯拉“怎么能够摆脱重力的束缚”,还有分析师称自己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不论看涨还是看衰特斯拉的华尔街专业人士都似乎达成了一个共识:无法否认这是一份强劲的财报。

看涨观点:业绩好到瞠目结舌,需求强劲、交付利好,木头姐高喊4年后股价翻四倍

看看涨特斯拉、对其股票评级为“买入/跑赢大盘/超配”的华尔街人士,普遍赞扬该公司强劲的需求和充满信心的前景,对汽车业务高毛利和预计今年汽车交付量同比超预期增长60%感到震撼:

New Street Research 分析师Pierre Ferragu给出1580美元的目标价,较周三收盘有近62%的上涨空间。他称自己对特斯拉财报“竟无言以对”,即使原材料涨价对其他汽车制造商造成不利影响,特斯拉的利润率也能继续提高,得益于成本削减和更高的汽车平均售价。

他还指出,特斯拉已经成为电动汽车界的权威,甚至在“美国春晚”橄榄球“超级碗”赛事之后的几天里,没打广告的特斯拉订单激增,因为人们看了竞争对手的电动车广告后反而订购特斯拉。

Wedbush分析师Dan Ives给出1400美元目标价,代表43%的涨幅空间。他称特斯拉一季报是“灰姑娘式”的成果,在“残酷的供应链背景”下获得乐观数字,体现了对其电动汽车相当强劲的需求轨迹。这令年均交付量增长50%目标并不奇怪,尽管公司也承认供应链正成为限制因素。

Piper Sandler分析师Alexander Potter给出1260美元的目标价,代表近30%的涨幅空间。他称,到目前为止,特斯拉成功依靠运营效率和定价能力克服了供应链干扰和投入成本提升等障碍,同时产生了大量现金。尽管今年下半年存在不确定,但就算未来业绩因不可避免的宏观冲击而减弱,影响可能也只是暂时的。

当然,在看涨特斯拉一派中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牛市女皇”木头姐Cathie Wood。上周她旗下的分析师表示,如果特斯拉能够提供自动驾驶/机器人出租车网络,到2026年股价将翻四倍至4600美元,就算熊市场景中的届时股价预估也会是2900美元,仍是本周三收盘价的三倍左右。

木头姐的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去年预言特斯拉股价在2025年达到3000美元。由此可知,尽管特斯拉在周四一度飙升近12%之前,今年原本累跌7.5%,木头姐对其信心不降反増。她趁周三特斯拉财报日当天卖出6600万美元的近6.8万股,但特斯拉仍是她的旗舰基金ARKK最大持股,占该ETF持仓的10%。周三售股前,她通过3只ETF共持有147万股特斯拉,价值15亿美元。

“持有”评级:股票已经被“定价完美”,一旦出现不完美就会跌价,毛利率或已触顶

同时,财报后对特斯拉评级“持有”的分析师,也普遍赞扬其强劲的交付增长和有利的定价环境:

富国银行的Colin Langan将目标价从910美元上调至960美元,较周三收盘价的跌幅从近7%收窄到近2%。他承认,更高的定价,以及劳动力和间接成本的杠杆作用,可能再一次有助于抵消潜在的材料成本通胀。但在财报发布前他便指出,如果马斯克成功收购推特会给特斯拉带来负面影响,因为马斯克可能不得不出售特斯拉持股来筹资,会对特斯拉股票构成下行压力。

美国银行的John Murphy给出1300美元目标价,并称特斯拉股价未来遭到抛售的风险仍然存在。尽管第一季度业绩稳健,但他担心特斯拉股票可能已经被“定价完美”(priced for perfection),即一旦出现不完美就会下跌,近期的盈利好于预期可能不足以让多头对该股越来越看好。

RBC Capital的Joseph Spak也维持“持平大盘”的评级,但将目标价从1035美元上调至1175美元。

Cowen的Jeffrey Osborne给出790美元目标价,并“赞扬公司第一季度的执行力”。但他认为利润率或没有进步空间了,“鉴于毛利率可能达到峰值,我们对该股当前的高估值不太有热情”。

此外,对特斯拉评级为“买入”、目标价1250美元的Jefferies分析师Philippe Houchois警告称,设备产能、新制造技术的部署步伐和供应链干扰仍是2022年的限制因素。

唱衰观点:利润创纪录不可持续,增长总会失速,太多噪音推高了一季报,但上调目标价

值得注意的是,对特斯拉维持“卖出”评级的分析师大多提升了目标价,并认为一季度财报和公司管理层的乐观展望还是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花旗的Itay Michaeli将目标价从313美元上调至375美元,仍是周三收盘价的1/3左右。但他也同意该公司2022年的整体前景令人鼓舞,而且赞同特斯拉的观点,即更广泛的自动驾驶领域存在着价值创造的机会。

摩根大通分析师Ryan Brinkman也将目标价从335美元上调至395美元,并承认“鉴于特斯拉通常较长的待交付订单队伍以及忠诚的客户/粉丝群,该公司可能比一些竞争对手处于更好的位置”。但他认为,一季度盈利超预期的部分原因是出售碳排放信用的收入超预期(当季为6.79亿美元,环比翻倍,也较华尔街预期的3.12亿美元翻倍)。

英国金融服务公司Hargreaves Lansdown分析师Laura Hoy质疑特斯拉破纪录利润率的可持续性,由于利润最终取决于产量爬坡的成功度,任何产量损失都是利润率的最大根本风险之一。而且不断提价可能会抑制消费者的强劲需求,股票定价也早就反映了所有乐观预期。

特斯拉空头GLJ Research的分析师Gordon Johnson曾在两周前给出67美元的超低目标价,并指责马斯克在“公司二季度单位销量不会增长失速”的话题上撒谎了。

他认为,特斯拉财报之所以看上去那么好,是因为掺杂了很多“噪音”,例如监管政策给予特斯拉2.88亿美元的一次性碳信用额度奖励;3.77亿美元的“神奇”成本削减,很大程度上与德国柏林和美国得州新建超级工厂的成本资本化,以及马斯克的CEO股权激励较低有关等。“特斯拉的GAAP每股收益2.87美元里有1美元是靠非核心项目的帮助才获得,占比1/3。”

还有分析称,短期内应持续关注特斯拉股票分拆的股东大会投票结果,公司曾在3月底宣布计划在两年内第二次拆股,通过降低每股价格方便更多散户持仓,曾令股价在官宣当日飙升8%。

本文由第六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d666.net/lishi/333548.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