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灾英雄”实为黑矿恶霸,牵出94名公职人员!

长安剑 2020-11-01 111

原标题:“救灾英雄”实为黑矿恶霸,牵出94名公职人员!

“涉恶组织在长江江面成立‘联合舰队’,还集资设计建造‘采砂航母’,公开疯狂开采砂石,触目惊心。”

日前,长安剑在全国扫黑办采访时,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了湖北荆州郑国平等人涉黑案,“郑国平等一批盘踞在长江沿岸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被一举打掉,保护伞被连根拔起,服务保障了长江经济带发展这一重大国家战略。”

全国扫黑办介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政法机关对长江经济带发展、生态保护、脱贫攻坚等事关国家战略领域的涉黑涉恶犯罪强力出击,彻底铲除盘踞一方的一批黑恶势力团伙,为国家重大战略保驾护航。

被全国扫黑办“点名”的“联合舰队”如何作恶多端?在国家重大战略领域还清除了哪些“黑老大”?长安君对全国扫黑办进行了专访。

涉黑“联合舰队”集资定制“采砂航母”

长江中的砂矿可淘炼黄金,卵石是供不应求的建筑材料。全国扫黑办介绍,虽然近年来相关部门不断加强监管,但长江水域仍有不法分子大肆采砂,其中不少与涉黑团伙有关,他们在保护伞的庇护下一度屡打不绝、屡禁不止。

郑国平、贺克坤黑社会性质组织,就是长江“沙霸”的一个代表。

郑国平来自福建,自2009年开始,他就在湖北省松滋市的长江涴市段开始非法采砂。当地非法采砂者众多,为了避免非法采砂规模过大、影响过广而遭到监管部门的打击,郑国平竟想出整合当地非法采砂业的主意。

2014年,在他的游说下,他与贺克坤等多名当地非法采砂船船主,采取船队联营、轮流排班的方式,出江采挖卵石和金砂,对外号称“联营船队”。而附近的老百姓,则把他们叫做“联合舰队”。

直到在扫黑除恶中“联合舰队”覆灭,他们独霸了当地江段的矿砂资源,共计盗采卵石和金砂417万余吨,价值4009万余元。

“联合舰队”拥有十余艘采砂船,其中最大的一支叫“华龙号”,由舰队船主们集体出资,于2014年专门为非法采砂设计建造。这艘船长达85米,总吨位1551吨,共有72个挖斗,每晚可采挖8000多吨矿砂,开工一夜就能获利近百万元。这种大型采砂船极为罕见,就连办案人员都将其称为“采砂航母”。

“华龙号”非法采砂船长达85米。(图:新华社)

“华龙号”非法采砂船长达85米。(图:新华社)

如“华龙号”这样的夸张巨舰一样,“联合舰队”行事嚣张。他们利用刑满释放人员驱赶、殴打外地采矿船主,暴力打压不服从管理的船主,在被害人报警后,甚至将执行公务的民警打成轻伤。对于群众的举报,他们则威逼利诱,通过舰队船只的管理费支付“封口费”。

多年来,“联营船队”向各采砂船主收取“管理费”共计82.68万元,除了支付举报人的“封口费”外,这些钱还用于发放组织成员的工资、贿赂国家工作人员。在郑国平等人的贿赂下,荆州市港航管理局、松滋市水政监察大队的多名公职人员沦为黑势力的保护伞。

松滋市水政监察大队甚至提出“白天不能采、关键位置不能采、关键时期不能采、大规模不能采、有举报不能采”的荒谬管理要求,公然纵容默许“联合舰队”大肆非法采矿。不仅不履职,他们反而还向郑国平团伙提供举报人电话号码,致使反映情况的群众受到打击报复。

上有保护伞撑腰,“联营船队”更加横行无忌,在非法采矿时,通宵作业,噪音震天,但迫于涉黑分子的嚣张气焰,附近群众却不敢举报,只能在非法采矿的轰鸣中捱过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

  部分涉案船只。

部分涉案船只。

更为严重的是,郑国平等人在采矿作业中,将废弃石料随意堆积于长江航道,形成大量碍航乱石堆,对船舶通航形成巨大安全隐患,国家为此耗费巨资进行后期清障。他们还用水银土法淘金,并直接将含水银的废水直排长江,汞排放量超出最高允许值的25倍多,严重危害群众饮水安全,并对水生物环境造成严重威胁。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始后,2018年6月“联合舰队”受到查处,郑国平、贺克坤及团伙成员悉数落网。今年4月,湖北荆州中院终审宣判,郑国平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贺克坤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松滋市水政监察大队的大队长、副大队长分别被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除此以外,办案机关还共向纪检部门移送保护伞10余人。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是党中央对长江经济带这一重大国家战略发展区域,提出的具体要求。”全国扫黑办表示,“决不能容忍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成为国家实现重大战略目标的绊脚石,必须坚决彻底铲除。”

据了解,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长江流域10省市已打掉170个非法采砂团伙,为母亲河保驾护航。

黑矿场牵出94名违法违纪公职人员

“采矿业是易滋生黑恶势力的重点行业。”全国扫黑办介绍,在专项斗争中全国共打掉涉矿领域涉黑组织449个,占13.4%。

安徽蚌埠怀远县有这么兄弟四人:刘兆水,刘兆本,刘兆刚,刘兆安,他们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就是以采石矿场为依托为非作歹。

刘氏兄弟不仅在蚌埠地区鼎鼎有名,在整个安徽省也算得上是响当当的人物。原因在于,这四兄弟不但“家中有矿”,身家无数,更曾是受人拥戴的“救灾英雄”。

  2008年刘氏四兄弟前往地震灾区。

2008年刘氏四兄弟前往地震灾区。

2008年的四川汶川大地震的时候,刘氏四兄弟带着挖掘机、铲车奔赴2000多公里,前往灾区救援,因此被评为“道德模范”“中国好人”,其中,刘兆本还曾当选市政协委员。不过,这些荣誉在扫黑除恶中被彻底揭穿:

所谓的救灾英雄壮举只是沽名钓誉,为获取政治权利的一个手段而已。

2004年起,在当地任村支书的刘兆本开始非法采矿,随后还成立了民爆物品管理站,控制采矿所必需的炸药,刘氏兄弟陆续加入进来。2007年,刘氏四兄弟为了打压竞争对手,纠集百余人持械斗殴,在当地产生重大影响,彻底打响了“名头”。

在此之后,刘氏兄弟以强行兼并采石散户等方式,对当地采石行业形成全面垄断,多次有组织地实施非法采矿、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强迫交易等犯罪。

刘氏兄弟的石料矿场野蛮开采,曾发生事故造成多人死伤,但他们只是赔钱了事,从未被追究过责任。他们还强占村民土地,强迁村民祖坟,兴建宗祠、豪宅,震坏村民房屋,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慑于刘氏兄弟的恶名,百姓们敢怒不敢言。

能够长期盘踞怀远县十余年,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刘氏兄弟以钱开道,拉拢腐蚀了一批公职人员成为他们的保护伞。2007年那场让他们“扬名立万”的聚众斗殴后,怀远县公安局专门为此成立了专案组,但时任怀远公安局局长邵杰伟收了刘氏兄弟的20万现金后,这起轰动怀远的刑事案件最后竟然不了了之,更是助长了这个涉黑团伙的嚣张气焰。

刘氏兄弟为了疯狂开采石材,长期非法制造储藏炸药。2014年,他们非法储藏的310枚雷管被蚌埠高新区警方查获,他们的案件再次落到了邵杰伟手里——此时的邵杰伟恰好已调任高新区公安分局局长。这次,邵杰伟有些犹豫,而刘氏兄弟亮出了他们更大的后台,时任蚌埠市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巫希平。在保护伞的庇护下,刘氏兄弟再次有惊无险地躲过处罚。

相关判决显示,除了当地公安系统外,还有林业、规划、国土资源等部门的公职人员成为刘氏兄弟的保护伞,收受贿赂为刘氏兄弟非法采矿提供便利和逃避处罚。全国扫黑办介绍,该案办理过程中依纪依法查处公职人员94名,其中副厅级干部1人,处级19人,乡科级45人。

蚌埠中院二审公开审理刘氏兄弟案。

蚌埠中院二审公开审理刘氏兄弟案。

刘氏兄弟和他们的保护伞终究没有躲过扫黑除恶的雷霆,去年12月16日,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认定刘氏兄弟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采矿罪、非法储存爆炸物罪、聚众斗殴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等,分别被判处二十五年至二十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打掉涉矿黑恶势力,给当地百姓带来安全感的同时,也是在为生态保护“排阻”。

“因为非法采矿,当地的山被炸得千疮百孔。”全国扫黑办介绍,“以刘氏兄弟落网为契机,蚌埠加强生态保护工作,整治废弃矿山3500亩、造林5700余亩,大洪山地区昔日青山绿水已基本恢复。”

湖口“首富”以暴力敛财达6亿元

“湖口混的,归根到底实际都是跟着‘阳总’欧阳平的。”

江西九江湖口县,一名参与聚众斗殴的嫌疑人被抓获,在清晰描述出自己参加斗殴一方三、四十人所属的不同“大哥”后,突然提到“大哥背后的大哥”欧阳平。

欧阳平在当地被称为“首富”,今年7月27日,他因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17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法院通过审理后查明——欧阳平涉黑团伙采取暴力手段非法敛财竟达到6亿余元之巨!

2020年7月27日,江西九江中院一审对欧阳平涉黑组织公开宣判。

2020年7月27日,江西九江中院一审对欧阳平涉黑组织公开宣判。

“江西欧阳平涉黑组织染指多个行业,导致九江多家企业破产。”全国扫黑办介绍,这个涉黑团伙,已经成为阻碍当地经济发展的“吸血蛀虫”。“天眼查”显示,欧阳平在湖口县拥有两家企业,阳平砂石公司和阳平实业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砂石销售、矿业开发、金属材料、五金交电、水暖器材、化工原料、焦炭销售等等。

早在2004年,欧阳平就开始垄断当地的采砂业,大肆非法采矿。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一份判决显示,当年他曾安排手下小弟去砍杀竞争对手,手段十分凶残。2004年4月,当地一家网吧发生血案,被害人正在上网,突然被十几个手持砍刀的人一通乱砍,直接被砍成重伤。然而事后人们才知道,这个伤者完全无辜——他只是恰好坐到了欧阳平竞争对手的位子上网,凶手认错了人。

暴力开道大肆敛财,欧阳平屡屡躲过法律制裁,因为他们有保护伞庇护。

九江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原副支队长万跃年是保护伞中的一个,从2006年起长期包庇欧阳平团伙的犯罪,十几年间共收受欧阳平等人贿赂145万余元,今年3月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8个月。对于为什么送钱,“黑老大”欧阳平说,万跃年在刑侦支队分管“打黑”工作,可以透漏的相关信息,“在需要的时候能帮我忙”。

深知自己涉黑的欧阳平以财养黑,在当地编织了一张严密的关系网,他的保护伞远不止一个万跃年那么简单。今年1月,在江西省第十四届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上,江西纪委所作工作报告中专门提到欧阳平的保护伞:在欧阳平案中,立案审查调查湖口县委原书记、县委政法委原书记、县公安局原政委、县检察院原检察长等一批党员干部。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中央扫黑除恶第15督导组专门下沉湖口县督导此案办理,并提出要求,“要注重分析犯罪团伙的形成过程以及规律特征,总结同他们进行斗争的经验教训,充分发挥典型案例的警示教育作用。”

 中央扫黑除恶第15督导组2019年4月在九江召开督导工作会议。

中央扫黑除恶第15督导组2019年4月在九江召开督导工作会议。

此后欧阳平涉黑组织成员悉数落网,成为九江市在专项斗争中查处的“规模最大、涉案人数最多的涉黑案件”,被欧阳平黑手入侵的采砂等行业,市场秩序逐渐恢复。

在庭审中,欧阳平团伙的89人同时受审,九江中院经审理查明,以被告人欧阳平为组织者、领导者的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十余年中先后实施了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强迫交易、故意毁坏财物、非法持有枪支、非法采矿、强迫他人吸毒、妨害公务、开设赌场等121起犯罪行为及5起其他违法行为,严重;采取暴力手段非法敛财6亿余元,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社会秩序。

“黑恶势力侵害公民个人生命、财产安全,严重危害社会秩序,黑恶经济的畸形发展更是严重影响公平有序的市场竞争环境,威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全国扫黑办介绍,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全国共打掉相关行业强揽工程、恶意竞标、欺行霸市、强买强卖等涉黑组织1128个,占33.7%。

“服务经济发展,扫除盘踞一方的黑恶势力,为重大战略护航、为营商环境清淤、为生态保护排阻、为改善民生助力,是扫黑除恶的重要意义。”全国扫黑办表示。

本文由第六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d666.net/yule/204328.html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