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扫码居然不能分段计费,“落后”不是“宰客”的理由

新京报 2020-11-02 182

公交扫码居然不能分段计费,“落后”不是“宰客”的理由

“我的脸上火辣辣的,潍坊发生这样的问题我很自责,我觉得脸上挂不住,屁股坐不住,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当地公交收费问题,潍坊市长田庆盈在电视问政节目上说出的这番话,引发舆论关注。

对此,潍坊市公交总公司调度中心工作人员称:“潍坊这边比较落后,下面没有这个设施。”面对民众意见,行业主管部门潍坊市交通运输局工作人员则称:“你这个应该直接给公交公司打电话,这是他们内部管理的问题。我们只是管路线规划建设。”

扫码乘公交,原本是便民、省力的“双赢”之举。在移动支付普及的当下,各地公共交通系统都在顺应趋势,已经或准备接入扫码支付等购票途径。

可从报道看,在潍坊乘公交,扫码不如用现金:公交票价表显示2元,可扫二维码支付也好,刷公交卡支付也罢,都需要5元,不仅没有优惠,反而要多花3元钱。从小处说,这是乱收费;从大的方面看,这不啻为对数字支付的“抹黑”。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面对媒体采访,涉事公交公司相关人员不反思不检讨,反而拿“落后”说事;对于市民反馈,主管部门交通运输局工作人员也是让其直接给公交公司打电话,认为“这是公交内部管理的问题”,他们“只是管路线规划建设”……这样推卸责任,也难怪市长“脸上挂不住,屁股坐不住”。

事实上,同样是实施分段计费并且有扫码功能的公交路线,潍坊周边的城市早就通过不同技术手段实现了分段计算收费。也就是说,别的地方通过技术改进该收多少就支付多少,就潍坊公交做不到,偏偏让市民多花钱,这真的说得过去吗?

涉事公交公司方面称“潍坊这边比较落后,下面没有这个设施”,可无论是当地领导干部,还是普通市民,恐怕都不会认同“潍坊就是落后”的说法。潍坊GDP在山东并不靠后,在全国范围内实力也不容小觑。再说了,即便“落后论”成立,也不能因此多收费。落后不是民众“挨宰”的理由,更不是公共服务部门多收费、乱收费的借口。

“坐公交2元、电子支付需5元”,看似只是几块钱的小事,但是民众利益无大小,更何况人均几块钱乘以上千上万的市民,问题的性质就产生了质变。更重要的是,这么一件小事,却将当地几个相关行政部门无视民众利益,遇事不解决反而推脱责任的行政风气暴露无遗。

科技改变生活,智能化赋能经济,为生活添彩,本就应该让民众尽可能享受科技红利。更重要的是,数据支付本身为便民而生,不论是公交公司还是别的行业,都不能趁系统调整之机多收费,无缘无故让数据支付“背黑锅”,影响民众享受大数据时代的红利。

值得欣慰的是,在市长“放狠话”后,潍坊公交集团迅速采取了整改措施。但这显然不是此事的终点,当地有关部门仍然需要反思,并借此机会进行整改,改变不作为、懒政怠政的行政作风,让社会监督、日常监管真正发挥效力——毕竟不能大事小事都等着电视问政,等着市长发“狠话”。

说到底,任何公共服务机构,理应体现便民、利民原则,让市民出行、消费更便捷、顺心,而不是添堵、烦心。但愿坐公交现金2元电子付得5元的荒唐景象不再出现。

□李万友

本文由第六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d666.net/yule/204523.html

未知

我要评价0 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